鬼塚吉川的部队都是由各部队能抽出的人员组成,其部队兵力也仅有一个半大队,也就是说人员勉强达到了一千八百余人,算上骑兵联队才达三千二百余人。

就这些兵力,已经是日军第十三师团在逃亡之余能抽出的最强力量了!

没有地动山摇的威势,也没有排山倒海的呐喊,唯有日军部队那明晃晃的刺刀,他们已经整整出动了三个中队了!

除此之外,就是虽经历了联队长阵前“玉碎”的伤感、但仍是龙精虎猛的骑兵联队也被鬼塚吉川派遣绕后了。

为了使自己手中的预备部队更多,而且不会有全军覆灭之虞,鬼塚吉川并没有第一时间将所有部队全部压上,而是部分进攻。

鬼塚吉川这么做的目的同样也很简单,那就是留一条退路,在他看来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那是蠢货,现在师团长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他现在要做的就是——必须要尽力地去打一场胜仗,就算打不赢,那就要带着部队全身而退!

只因第十三师团已经在这场南下战役死伤十分惨重了,若是他鬼塚吉川再将有限的兵力全部消耗在这里了,那第十三师团的伤口只会扩得更大,血也会流得更多!

……

日军不愧为这个时代东亚地区的最强陆军,即使是临时拼凑出来的部队,进攻步伐上也有着极为默契的感觉。

战之即来,退之即去。

这是这個时代精锐的特征,尤其是他们身上弥漫出来的那股子杀气,就已经够骇人的了!

看着这些杀气腾腾的日军,张天海眉头紧皱: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幕,终于发生了,这些日军仍是不想放过他们!

“传令下去,老规矩,放近了再打!”张天海狠声说道。

随着日军的步伐一步步迈进,战斗也终于打响了!

一瞬间,如大雨瓢泼般的子弹朝着日军们奔涌而去,冲在前排的日军纷纷倒下,后面跟上的日军机枪手随之进行还击!枪声顿时响成一片!

在远处看着交战中的双方,鬼塚吉川少将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心慌:那是他前所未有的感觉,他有预感,他的部队不可能打得下前面的阵地!对方的火力并不比他们要弱!

可是,师团长的命令真的不执行了吗?如果继续执行,是否会有更大的损失?而且是毫无意义的损失?鬼塚吉川的脑袋里闪过了一个个疑问,他的心里捉摸不定。

随着战斗的进一步展开,日军距离**阵地越来越近,而他们的伤亡也越来越大。

随之而来的,是鬼塚吉川的愈发不安:他总感觉,现在是所有的部队都在撤退的前提下,自己接受师团长的命令,那根本就是在干逆势而上的事情!完全不划算!关键是,如果骑兵联队也全军覆没了,田中师团长会不会拿他鬼塚吉川的人头来祭旗?

想到这里,鬼塚吉川做了一个日军经常干、但又违背师团长命令的决定:下令己方所率领部队立即撤退,同时,由骑兵联队进行殿后!

鬼塚吉川不但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,关键是他的胆子还十分大,从他敢接受田中静壹师团长逆势而击的命令就可以看出了。

所以,当鬼塚吉川下定决心要跑的时候,命令马上就下达了。

“传我命令,第一部队、第二部队、第三部队!所有部队!全线撤退!!”鬼塚吉川高举指挥刀,声音激动地喝道。

随着鬼塚吉川的一声令下,那向前汹涌奔去的日军立马向后撤退,其撤退速度完全比得上来时的速度,甚至更快。

看着潮涌而去的日军,张天海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随着日军的离去,战场上开始恢复到平静的状态,张天海没有出声,旁边的徐勋却是忍不住爆了粗口:“奶奶的,这群狗日的小日本,拿你爷爷开玩笑呢?!”

看见如此激动的徐勋,又看了看阵地前丢下的上百具日军尸体,张天海无语道:“哪有小鬼子上赶着送人头般的来开玩笑的?”

徐勋顺着张天海的目光看过去,十分木讷地说了一句:“好像也是啊……”

“要不,咱们追击这伙小鬼子去?”徐勋提了一个貌似十分聪明的建议。

“穷寇莫追,罢了。”张天海摇摇头。

“长官,依卑职看来,这些小鬼子撤退得如此仓惶,想必是,遇到极大的困难。如果咱们此时追击,想必会有收获。”徐勋不死心,又提了一嘴道。

“就连你也知道此时可以追击,小鬼子不知道吗?他们的骑兵联队可是摆设?”张天海笑道。

就在张天海话音刚落之际,一群日军骑兵便从阵地目光可及的地方奔腾而过,猩红的旭日旗迎风招展,张牙舞爪,分外狰狞。

“小徐,要不,你亲率一个班的弟兄去追击一下?”张天海颇为不怀好意地说道。

徐勋满脸黑线:“长官,您看卑职像傻子吗?”

张天海认真打量了一下,点点头:“略像。”

……

日军撤退归撤离,但留给张天海的并没有兴奋,反而是烦躁。

对于张天海而言,长乐街一战,虽然收获不菲,但这一战,也的确是将他辛苦积攒的家底,一下子打空了。

“总指挥,这小日本走了,你好像有点难过啊……”周方杰同样满脸苦笑。

“哎,咱们部队,起码要有一年才能恢复元气了,骑兵营折损过半,步兵部队几乎打光。还好炮兵部队还有架子在,部队也没什么伤亡,这次缴获的武器,也足够炮兵营更新武器装备了。”张天海摇摇头道。

“那咱们炮兵营换下的这些旧炮,你打算怎么办?”周方杰正色道。

“当然是交给薛长官了,咱们可是要废物利用,能换多一些好处来是真的。部队已经如此元气大伤了,按照咱们的战功,不是咱们该高升,就是部队该扩编了。”张天海认真道。

“那如果给你机会高升,或者是警卫部队扩编,伱会选择哪一个?”周方杰好奇地问道。

“当然是部队扩编了!那还用想?”张天海毫不犹豫道。

“那你就不希望当更大的官?”周方杰笑道。

“当那种官有啥球意思?咱们战区警卫部队不也兵强马壮?完全不逊色一个师,有总司令在,咱们的部队可是要比一般的师级部队还要强,咱当这个前敌总指挥,可是爽多了。”张天海哈哈笑道。

“不愧是你啊,老张……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。”周方杰同样哈哈笑道,两人目光对视间,总有一股惺惺相惜。

……

PS:更新送上!